日今日湖北快3开奖结果|湖北快3必出
登錄名: 密碼: 忘密碼了
    設為主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走近陳昆旺 一部徐徐展開的華僑史
日期: 2011/09/01 18:38 閱讀: 1577 評分: 1.00/2
中文導報訊 記者 楊文凱

  年近八旬的陳昆旺依然精神矍鑠。每天行走一萬步以上,堅持乘地鐵去位于銀座八丁目的東京華僑會館上班,是陳昆旺保持旺盛精力和敏銳思維的必修課。

  1923年11月28日出生于臺灣的陳昆旺,是過去半個世紀里,在世界范圍內最有代表性的華僑領袖之一。陳昆旺于1941年來日留學,1945年起投身留學生運動和華僑運動,迄今超過57年。歷史總在歲月中生成、展開并流逝,但旅日華僑運動的歷史卻在陳昆旺身上奇跡般地積淀保存下來,并世無雙。與陳昆旺先生對談,就是一次無限走進歷史的過程。在那些熱血與烈火交織的年代里,陳昆旺以他的果敢和膽識獲得了信賴,樹立了威望。今天,陳昆旺擔任著留日華僑聯合總會會長,不僅在名義上是旅日華僑社會的最高象徵,在事實上他依然是日本華僑事業的核心。

  歲月流逝,大浪淘沙。在后進紛涌,新人輩出的今天,如果認識到日本華僑社會的生活基盤和社群規模絕不是平地起高樓,一步躍千里,那么陳昆旺和同伴們在過去半個世紀里的努力和付出就是值得尊敬的。今天,華人在日本得以崛起和發展,其原始出發點卻是戰后的廢墟和空白。當年,在廢墟中勇敢站起來的,是年輕的陳昆旺和一代赤手空拳的華僑華人。

   一、27歲出任東京華僑總會副會長 年輕的陳昆旺風華正茂

  陳昆旺把他的一生概括為兩大階段。從1949年新中國成立到197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長達23年是斗爭期;1972年迄今30年,是建設期。陳昆旺完整地經歷并領導了這兩大歷史時期,對旅日華僑運動史擁有權威的發言權。

  1941年,陳昆旺從殖民地臺灣來到日本留學,后就讀于中央大學法律系。1945年,為爭取改善留學環境,陳昆旺參與成立了臺灣學生聯盟,任執行委員。1946年,為了團結留日中國學生,壯大留學生組織的力量,陳昆旺主導成立了留學生統一組織“東京同學會”,并出任代表委員。從這點上看,陳昆旺堪為留日學生運動的鼻祖。

  據陳昆旺回憶說,從1947年開始,他創辦“中國通信社”、編輯《華僑報》,因而有機會秘密收聽新華社對外廣播。由此,新華社報導中國國內的情況,旅日華僑都能及時了解。這被看作是戰后中日友好運動的出發點。

  1945年,日本戰敗后,臺灣正式回歸中國。當時在日本曾有大陸華僑組成的“華僑聯合會”,戰爭期間因受特高課憲兵的監控,處于停滯狀態,戰后又恢復組織活動。臺灣光復后,在日臺灣僑胞也成立了“臺灣同鄉會”。1946年,日本各地的華人組織代表匯聚熱海,召開全國大會,決議成立“留日華僑總會”。各個都道府縣分設一個總會,不承認有第二家。“留日華僑總會”同時獲得了聯合國軍司令部和聯合國對日理事會的雙重承認。

  1949年,年輕的陳昆旺正式當選東京華僑總會理事。新中國成立前夕,留日華僑總會決議支持中華人民共和國,并向中國發去了建國祝賀信。當時,留在中國的原日本共產黨人員也陸續回到日本,組織了進步團體,并開始籌組“日中友好協會”。陳昆旺參與其事,成為民間中日友好活動最早的推動者。

  1950年,陳昆旺從中央大學法律系畢業,正式當選東京華僑總會副會長,時年27歲。1951年新年號的《東京華僑報》上,發表了陳昆旺寫的《代表團不是駐在機構》的社論,引起了軒然大波。原來當時全國各地生活無著的華僑匯集東京,借住在立川宿舍。國民黨政府駐日代表團僑務組過去每月都會送米送糧,救濟華人,但1949年以后,代表團因東京華僑承認新中國而拒絕救濟留日華僑,并聲稱僑務處不是救災機構。陳昆旺在文章中認為僑務組救濟華人理所當然,如果連這都做不到,亡命政府的代表團就沒有理由留駐日本,因為代表團已不是中國人的代表。

  《華僑報》發行后,國民黨駐日代表團召見東京華僑總會會長,責令總會開除陳昆旺。但東京華僑總會理事會按章程辦理,由56名理事對此表決。其結果,贊成1票,棄權1票,反對54票。代表團的無理要求被斷然拒絕,陳昆旺在獲得廣大華僑信賴的同時也鞏固了自己在東京華僑總會的領導地位。

  國民黨政府代表團指揮東京華僑總會不成,氣急敗壞之余另外謀求成立了臺灣系的華僑總會,這就是日本僑界分裂的初因。但陳昆旺基于對形勢的判斷,決心對來自國民黨政府的壓力抵抗到底。當年,留日華僑組成了“反蔣愛國統一戰線”,這與如今的“反獨促統東京大會”一脈相承,前后呼應。回憶起這段往事,陳昆旺深有感觸地說,旅日華僑華人的反獨促統運動早在半個世紀之前就開始了。

   二、支援組織戰后華僑歸國 陳昆旺在天津首會廖承志

  1949年新中國成立后,中日沒有正式建交,日本政府只承認臺灣國民黨政府,因此,留日華僑的護照的國籍欄內只能填寫“中華民國”。陳昆旺等新一代華僑拒不承認國民黨政府代表中國,許多華僑把自己的國籍定為“中國”。1952年,日本國會立案推動出入國管理令和外國人登錄令的立法化。陳昆旺帶領廣大留日華僑,聯合旅日朝鮮人等外國族裔,同時爭取廣大日本民眾的支持,呼吁并迫使日本國會和有關方面修改不符合旅日外國人利益的不恰當規定,取得了勝利。

  從50年代開始,留日中國學生和僑胞陸續回國。1953年,隨著大批遺留在中國的日本人集體歸國,中國留日僑胞也在此后5年中形成了歸國熱潮。當年的歸國者中有林麗韞、黃世民等日后在中日關系中發揮重大作用的人士。據陳昆旺回憶道,當年中國只與英國和荷蘭建立了外交關系,中國租借英國、荷蘭的少數船只,運力不足,因此需要日本派船送華僑回國。當時從日本回中國的海運航線需經韓國釜山,進渤海灣后才能抵達天津。由于朝鮮戰爭剛剛結束,這條國際航線的安全問題得不到保障,對華僑歸國影響極大。

  陳昆旺為此積極聯系日本紅十字會、日中友好協會等友好團體,并在取得中國國務院僑務委員會的支持下,率領華僑與日本外務省進行了嚴正交涉,要求日本政府出面協調,保證華僑安全歸國。當時在中國的3萬多日本人已經回國,而留日華僑卻因交通手段和安全問題回不了中國。陳昆旺為此堅持斗爭,并作為第一個外國人進入了日本國會出任參考人。他還召集500余名華僑在外務省大臣室前靜坐示威,向社會宣傳華僑的回國要求。這些斗爭活動通過媒體的報導,在日本社會產生了很大影響。

  1953年4月,中國紅十字會宣布,不搭載歸國華僑的日本船不能入塘沽港接回日本僑民。面對華僑回國的正當要求和中國政府的壓力,日本政府最終妥協。1953年開始,陳昆旺和當時的留日同學總會會長韓慶愈、關西華僑代表賴殊村三人以日本紅十字會囑托人和船員的特殊身份護送華僑回國,第一次踏上了中國的土地。

  在中方的秘密安排下,華僑事務委員會副主任廖承志單獨會見了陳昆旺等3名特殊成員,廖承志從陳昆旺等年輕有為、才華橫溢的僑領身上看到了日本華僑事業的希望。陳昆旺與廖承志首次會面,大受鼓舞,從此與廖公結下了深厚的友誼。這成為陳昆旺個人生涯以及日本華僑史上的重要一頁。

  從1953年到1958年,在陳昆旺等人的支持和幫助下,共有4000多名愛國華僑華人回到中國,占當時38000名旅日華僑的10%以上。明年將是旅日華僑集體歸國50周年紀念,留日華僑聯合總會與中方將在北京舉辦隆重的紀念活動。

  三、奉持殉難勞工遺骨回國 陳昆旺揭開強制連行黑暗史

  從1949年開始,陳昆旺便自發投身到中國殉難勞工遺骨的發掘、保護工作。陳昆旺曾去秋田縣花岡地區,帶回了死難勞工的遺骨,寄存在東京淺草。同時,陳昆旺領導留日華僑與日中友好協會、日本佛教協會等社團共同組成了調查團,分赴日本各地,北起北海道,南至九州,努力收集中國勞工的遺骨,辨明死難的真相。

  據調查,二戰期間,日本從中國強行抓走的勞工有38935名,分別投放在日本各地135個煤礦事業所內從事苦役。戰爭結束時,因不堪奴役或奮起抗爭而致死的中國勞工共計6830人。1946年,日本外務省制成了有關死難者的資料。陳昆旺和華僑們通過特殊渠道于1950年獲得了這套多達100余冊的《外務省報告書》,并根據這份報告資料,在日本各地展開了全面調查,核實殉難者遺骨所在地。

  1950年11月1日,在東京淺草東本愿寺,200余名和尚為死難勞工做了祭奠法事。日本社會黨、共產黨,保守黨及個別自民黨成員三加了儀式。1953年,陳昆旺領導留日華僑與日本進步團體,以及“道路總評”“石炭工會”等工會組織一起,組成了“中國人殉難者慰靈委員會”,由三議院議員大谷瑩潤任委員長,菅原惠慶和赤津益造分別擔任事務局長和次長。在此后的幾年時間里,由華僑和日本人組成的“遺骨奉持團”歷經周折分批用船把死難者遺骨全部運回中國安葬。這項巨大的工答7b,直到1958年才宣告完成。在奉送遺骨的斗爭中,陳昆旺和留日華僑的愛國心得到充份體現,受到了中國政府的高度評價。

  戰后半個世紀,陳昆旺和東京華僑總會一直保存著《外務省報告書》,這是二戰中“強制連行”黑暗歷史的第一手原始資料。日本政府原以為這批資料已經銷毀,因此在美化戰爭歪曲歷史上顯得肆無忌憚,特別對于中國勞工的血淚史極力淡化乃至否認。1995年,二戰結束50周年之際,陳昆旺通過NHK和一些正義的國會議員,全面公開了這套封存了半個世紀的戰爭史料,引起了轟動。NHK對這批資料進行了原樣拍攝,并由20名工作人員組成專題節目組,依循資料所示,回到當年的歷史現場采訪攝制,完成了有關二戰強制連行的專題片。節目播出后,世界驚震。陳昆旺保存多年的歷史資料終于在最適當的時期以最合適的方式公諸于世,最終迫使日本國會不得不承認強制連行的黑暗歷史。

  在此前后,中國勞工和死難者家屬追討日本強制連行罪惡的戰后賠償訴訟在日本全國風起云涌。陳昆旺和華僑們歷經半個世紀的努力,為戰后賠償訴訟奠定了社會基礎,提供了歷史事實,也揭開了中國人戰后賠償運動的序幕。

  四、陳昆旺與廖公成忘年交 華僑總會是中國在日總后援

  1953年,陳昆旺率華僑代表團首次回國訪問時,在天津受到了新中國僑務工作最高領導人廖承志的熱情會見。廖公與時年30歲的陳昆旺促膝談心,希望陳昆旺作為華僑社會的骨干,在日本團結華僑力量,繼續為祖國建設服務。

  當時,廖公指示,根據國際共產布達佩斯會議和莫斯科會議的精神,各國共產黨不問大小,一律平等,互相之間不干涉內政。據此,在日本的中國人不能加入日本共產黨,建議日共里的中國人黨員與日共協商后全部離黨。同時,華僑團體與日本的各友好團體也應該平等相處,團體對應,不提倡華僑個人在日中友好團體內擔任職務。陳昆旺遵循廖公指示,回日本后退出了他曾擔任過重要職務的許多友好團體,并做了詳盡的解釋和善后工作。1954年,廖承志訪問日本時,陳昆旺以純正僑領的身份向其做出了圓滿匯報。

  1954年,以李德全為團長,廖承志為副團長的中國紅十字會代表團首次訪日。當時東京在住華僑不過10000人,陳昆旺和東京華僑總會組織了2000名華僑到羽田機場列隊歡迎。訪日團抵達當晚,東京華僑在日比谷野外音樂堂舉行歡迎大會,有500人參加了晚會。此后,代表團訪日期間,在名古屋、大坂等地受到華僑熱情歡迎和接待。通過這次訪日,廖公對留日華僑的團結留下了深刻印象,也對年輕的陳 旺的組織力和凝聚力大表贊嘆。

  1955年,第一屆中華人民共和國商品展覽在東京晴海舉行。同年,郭沫若和梅蘭芳又先后率團訪問日本。陳昆旺及東京華僑全力提供了后援支持,包括翻譯人員、汽車移動、安全警備、飲食安排等。中國商品貿易團有團員120~130人,在東京和大阪各舉行一個月的商品展,為期2月。在華僑的支援和配合下,沒有出過一次大小意外。回憶起當年的崢嶸歲月,陳昆旺感慨萬千:北朝鮮誘拐綁架了幾個日本人質,如今已鬧得天翻地覆。當年,臺灣的國民黨特務在日本也有誘拐綁架大陸訪日人員的可能,間或出痕7b的破壞擾亂活動更是家常便飯。在這種險惡不測的環境下,中國代表團能夠順利訪日,安全返回,東京華僑的熱心配合和全力保護,起到了關鍵作用。此后,每次有代表團訪日,只要廖承志寫一張便條帶過來,在日華僑就會提供無私協力,全面照顧。廖承志與陳昆旺及東京華僑總會之間的信賴關系可見一斑。

  1964年,根據“廖承志--高崎備忘錄貿易協議”,中方在東京設立了廖承志事務所,同時首次派駐8名新聞記者。創所伊始,人生地疏,東京華僑總會為事務所和派駐人員提供了全面服務,從司機、汽車、廚師直到辦公事務人員和保衛人員,一應俱全,總人數多達50~60人。1972年,中日恢復邦交后,中國在日設立大使館。由于中日關系發展神速,國內來不及培養相關的后備工作人員,因此從1972年直到1975年為止,東京華僑總會為駐日使館提供了全面服務,并為使館培訓工作人員。留日華僑青年和學生在這一時期發揮了積極作用。此后,包括中國民航在日本設分社之初,華僑總會也責無旁貸地施以援手。

  從新中國成立一直到1978年中日正式恢復邦交之前,東京華僑總會成為中國在日本最大的后援基地。在那些艱難困苦,萬事草創的年月里,東京華僑總會就是中國人在日本現地的家。多年以后,陳昆旺如數家珍般地談起往事,微笑著說:“我們得到了很大的信任,信譽卓著,應該做這些工作,這是沒有辦法的。” 身為留日華僑的自豪和自滿之情溢于言表。

  五、邦交恢復日 華僑在長城上高呼萬歲 初會周總理 陳昆旺親聆林彪事件真相

  1972年9月底,陳昆旺率留日華僑代表團訪問中國,參加國慶慶祝活動。9月29日,中日兩國正式簽署《中日共同聲明》,宣告兩國恢復邦交,實現關系正常化。這是兩國友好人士多年努力的結果,也是留日華僑企盼多年的心愿。據陳 旺回憶,簽約當時,留日華僑正在長城上游覽觀光。聽到兩國恢復邦交的消息后,華僑們禁不住激動和興奮的心情,在萬里長城上高呼“萬歲”,以萬丈豪情迎接一個新時代的開始。

  10月6日晚10時,周恩來總理在人民大會堂會見了陳昆旺等留日華僑。周總理詢問了華僑在日生活工作的狀況,講解了中國的外交政策和僑務政策,還詳細講述了林彪事件的真相原委,讓代表團成員驚訝不已。周總理滔滔不絕,談興很濃,原定半個小時的會見竟然延長為5個小時,一直持續到凌晨3時。這是陳昆旺終身難忘的一次會見,他也從中充份感受到了周總理的人格魅力。

  陳昆旺回想起當年的情景,感嘆周總理記憶力強,腦子特好。雖然身體見弱,會談期間護士好幾次給總理端藥,但周總理還是一個人講了近4個半小時。周總理當時講道:華僑生活在海外,為了能長期生存,必須遵守當地的風俗習慣、法律法規和文化背景,應對當地的經濟發展做貢獻,與當地人民友好相處。周總理尤其提到:你們每一個人都應發揮民間外交官的作用。華僑不能持大國主義的思想意識,不能囿于自己的小圈子,只講自己的方言,華僑財閥也不應壟斷當地的經濟。周總理還向華僑們詳細解釋了中國的外交政策和對臺政策,讓與會者受益良多。

  周總理特別講到了一年前發生的“林彪事件”的真相。周總理說,林彪團夥無論搞什么陰謀,最后都是自取滅亡。周總理也承認林彪出逃時,其女林豆豆親自給總理打電話匯報情況,這是真的。周總理和毛主席了解了林彪出逃后,便由總理召集當時解放軍三總部的主要領導黃永勝、邱會作、李作鵬等人會聚人民大會堂。這些林彪的死黨到齊之后,周總理請出毛主席,當著他們的面向主席匯報了林彪出逃事件。林彪的死黨們原以為毛主席已在上海被暗殺了,看到主席后大吃一驚。毛主席當即指示,你們幾個都是軍隊的最高領導,請你們馬上到旁邊的房間去討論該怎么辦?為了撇清自己與林彪的干系,他們討論的結果主張擊落林彪坐機。但毛主席說不要打,由他去,并讓他們馬上回去準備戰爭。事實上,毛主席是給他們時間回去寫交待,但他們反而忙于銷毀材料,終于在幾天后被正式隔離審查。

  周總理透露,林彪坐機墜毀在蒙古溫都爾汗,是由于燃油準備不足緊急迫降而造成的。中方在前蘇聯沒有搞清真相之前,已通過外交途徑,全部取回了殘骸。在林彪出逃的同時,周宇馳、于新野、李偉信等人也乘直升機出逃,后遭空軍殲擊機攔截。駕駛員陳修文機智地把飛機降落在北京郊外的民兵訓練場。周宇馳貽d槍殺害了陳修文,后又與兩名余黨一起自殺。但三人中兩人身亡,李偉信已沒有了自殺的勇氣,被捕后交待了林彪團夥的所有秘密。周總理當場向華僑問詢,日本人對三島由紀夫自殺是什么評價。三島剖腹后,由身旁的介措幫忙砍下了頭,但第三個人已沒有了再舉刀的勇氣。面對血腥的場面,人性的忍耐極限,畢顯無遺。

  陳昆旺當時不理解為什么周總理會這么詳細地向他們透露“林彪事件”真相。多年以后,他覺得這一方面是為了澄清各種謠傳和流言,另一方面也顯示了對留日華僑的信任,把他們當作可以開誠布公的自家人。

  六、為華僑事業積累經驗和財富 陳昆旺后半生傾情建設偉業

  陳昆旺曾把自己的一生分為前后兩個時期。前半生為斗爭時期,后半生為建設時期。自80年代開始,陳昆旺把自己的全部心力投注在華僑事業的建設上,并在建造華僑會館、保存華僑歷史、促進華文教育等方面,成就斐然,澤被后世。

  位于東京銀座8丁目的新東京華僑會館籌建于1980年,陳昆旺當時出任建設委員會委員長。為了重建東京華僑會館,陳昆旺還專門赴北京,登門拜訪廖承志,聽取了廖公的意見。1982年,陳昆旺擔任東京華僑總會會長,籌建工作全面展□ '7d。當年,日本華僑集資12億日元,共同興建新的華僑會館。1989年,在日本泡沫經濟最鼎盛之際,高達八層樓的東京華僑會館在世界上地價最高的銀座落成。這不僅是旅日華僑的心血結晶,也是中日友好的紐帶。據估計,占地65坪的東京華僑總會建成時,價值高達60億日元,成為在日華僑事業的象徵。在世界范圍內,八層高樓全部歸華僑自己使用者,絕無僅有。陳昆旺由此完成了一生最大的心愿。

  今天,在東京華僑會館七樓,一塊巨大的墻面上,鐫刻著許多為興建華僑會館而無私捐資的海內外華僑人士的姓名。他們的名字將與東京華僑會館一起永留華僑史冊。滿頭銀發的陳昆旺每每看著這些當年與他一起奮斗過來的同伴們,心中充滿了感激和自豪之情。

  長崎原有中國人建造的孔廟,在二戰中受到破壞。1972年,陳昆旺與長崎華僑協商,主張長崎孔廟財產權應由國民黨政權轉交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1973年,在中國駐日大使館的支持下,中國設立了長崎國有財產管理委員會,陳昆旺出任委員長。經過不懈努力,1975年,中國收回了長崎孔廟的財產權。1980年,陳昆旺在廖公的支持下,藉孔廟建成90周年之際,向銀行貸款3億7000萬日元,改建修復孔廟。1983年,長崎孔廟改建完成,成立了中國歷代博物館,并由中國歷史博物館提供指導,開設了故宮藏品長設展。陳昆旺擔任長崎孔廟中國歷代博物館理事長至今,為中國歷史文化在日傳播做出了貢獻。

  在華僑子弟教育和促進留學生交流方面,陳昆旺也是不遺余力。過去35年來,由在日華僑華人集資捐助,籌組了教育共同基金。1988年,陳昆旺在此基礎上創立了東華教育文化交流財團,并擔任理事長。東華教育財團基金規模現達27億日元,在全世界華僑社會里也是少見的。東華教育財團每年為中國來日的留學生提供8萬日元/月的援助金,也為日本赴中國的留學生提供2萬日元/月的獎學金。每年都有超過60人的中日學生受到東華財團的資助。東華財團每年還資助30名中國華僑大學、暨南大學等有關教師職員來日進修,并為國內研究人員來日學習工作提供援助。東華教育財團是文部科學省認定的“特定公立推進法人”,其各項指標評級全為A等,信譽卓著,成績不同凡響。

  陳昆旺及華僑社會同時還對橫濱和神戶的兩所百年僑校傾注了心力。橫濱山手中華學校與神戶中華同文學校,是在日華僑社會共同的財富,也寄托著華僑社會未來的希望。在陳昆旺的關心下,這兩所學校在海外華文教育中一直處于領先地位,也為國務院僑辦在世界范圍內提倡華文教育提供了經典的辦學樣板。

  陳昆旺現在還擔任“日本華僑華人研究基金會”理事長。從1995年1月開始,陳昆旺在《華僑報》上連載由他回憶寫作的《戰后華僑留學生運動史》。七、八年來,回憶錄已成洋洋大觀,目前正在按編年史和項目史的分類進行整理。年近八旬的陳昆旺現在每天執著于華僑史的寫作整理,毫不倦怠。環顧在日華僑社會,有經驗、有資格寫作此書者,非陳昆旺莫屬,積半個世紀以上華僑運動史的親身經歷,陳昆旺為后人留下了在日華僑社會最珍貴的第一手史料,也為華僑社會的發展奉獻了全部心血和精力。

  盡管歷史無以駐足,但陳昆旺等老一輩華僑的奮斗歷程卻在“華僑運動史”中得以永存,新的在日華人社會將在他們已經創立的基礎上再次奮然前行。


中文導報445—450期 2002.11-12
http://www.elwgc.icu/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47/136355
評分
10987654321
會社概要 | 廣告募集 | 人員募集 | 隱私保護 | 版權聲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產業株式會社 版權所有  
日今日湖北快3开奖结果